蛋蛋儿

我生我死,我幸存,我为人,我无名。

【喻叶】送你一朵小花花[1]

  有令人不适描写。

Ⅰ。

  所以当电话打来的时候,叶修正在喝一杯香气四溢的咖啡。

  他站在狭小逼仄的阁楼里,脚边躺着一具惨不忍睹的尸体——受害人的喉咙被隔开,脸部被划花,四肢以一种扭曲的方式挣扎着。


  他并不是第一次出公差。但这完全是他最美妙的一次公差。

  ——多情而浪漫的法兰西,街边冰凉的味道像香烟似的点燃他的肺部,漂亮的文字像在抚慰他的视觉,在空气中氤氲的香水气味,不浓郁不呛人,像一曲被演奏的恰到好处的乐章。

  叶修感觉自己忘掉了工作,他愉快地买了一杯咖啡。香气扑鼻,浓郁并且安神。

  心满意足地喝完热气腾腾的咖啡,他按下心中难掩的不快,走向了工作地点。

  

  叶修是个侦探,目前从属于兴欣警局。他活得像个现代的福尔摩斯,他拥有最锐利的观察力、判断力,能够在所有人都摸不清头脑时准确地抓住关键。他永远活跃在最凶险的现场,判断着官方破不了的案子。

  今天也不例外。叶修聪明、敏锐,他还有提前预习的好习惯——他在来的路上提前看了今天的案情介绍,行凶者像是某个作恶多端的连续杀人犯——富有经验并且有足够的反侦察能力;也像个天才的杀手——总有那么些人,天赋与众不同。

  但是具体怎样,他要到了现场才能判断。


  他在一条破旧的街口处停下脚步。这里实在偏僻,围观的人群不多。青苔和爬山虎是这里唯一的一抹绿意,一条肮脏的小河沟有气无力地流淌,像随时会断气的病人。

  他循着地址找到那栋破旧过头的小楼,早就已经在这里忙的同事,或者说他的委托人,正站在门口等待。

  看到他,那个蓝眼睛的警官眼睛亮了一下,随即抿了抿嘴,露出一个不好意思的微笑。

  他心下一沉。

  果不其然,蓝眼睛抱歉地说:

  “太抱歉了叶,可是我想你的工作量要增加了——我们在今早又发现了一具尸体。”

  为表歉意,蓝眼睛主动地递上了一杯热气腾腾的咖啡——和他之前买的那杯一模一样。

  

  所以当电话打来的时候,叶修正在喝一杯香气四溢的咖啡。

  他站在狭小逼仄的阁楼里,脚边躺着一具惨不忍睹的尸体——受害人的喉咙被隔开,脸部被划花,四肢以一种扭曲的方式挣扎着。

  他陷入沉思。他已经不感到有压力了,在两件案件的比对下,他几乎在心里已经有了一个完整的犯人模型,这次的差事实在太完美了,他在尽快处理那个犯人之后,就可以享受一个假期——

  在一片寂静中,他的手机铃声响起,惊扰到了旁边的蓝眼睛。

  “啊——五环,你比——”他按下接听,熟悉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过来。

  “叶修。”对面说话犹豫。

  “老板娘。”

  “……你忙完了吗?”

  “……”

  “是这样的。我知道不该麻烦你,所以我们首先找了沐沐……但是这个人很吓人,他几乎和你一样,你知道吗?就是没见过你,但特别了解你,沐沐一开始很适应的,她和你待得时间最长。结果呢——唉,怎么说呢。”

  “老板娘你在说什么?”

  “说起来你可能不信啊,沐沐有点搞不定这个人。这个人太厉害了,歪理贼多,跟你似的。”

  “等一下?”

  “什么?”

  “……你说了这么多,你到底想说什么啊?什么人?”

  “……你回来一趟吧。”陈果的声音沉下来,“你必须回来。我已经让方锐往那边去了,你立刻回来。”

  “……???”

  叶修不解地挂上了电话,“搞什么呢。”

  “叶?”蓝眼睛小心翼翼地叫他的名字,“除了这具尸体,我们还在这栋楼门前的邮箱里发现了一封信——你要看吗?”

  “……”叶修摸了摸口袋,掏出一包烟,拿出一根,熟练地点上,在蓝眼睛的注视下摇了摇头,“我看不必了。”

  然后他在蓝眼睛疑惑的目光中,慢条斯理、咬牙切齿地说:“我的老板让我赶快回去,我要交班了。”

  

  不管那个人是谁,打扰到了叶修的“假期”,叶修已经在心里狠狠地记上了他一笔——

  所以,当他在工作室里见到举止优雅的喻某人——蓝雨军区的代表人物,他的好友黄少天的顶头上司,兼职叶修本人的半个朋友——他几乎是愤怒,感觉收到了愚弄。

  “老板娘,你说的那个嫌疑犯,不会是这个人吧?”

  “……呃。”陈果表情尴尬,半响点点头,“实际上,是的。”

  “我们怀疑喻文州涉嫌连环杀人,但是不敢轻举妄动,就假称你的邀请,暂时用你的工作室关住了他。”陈果振振有词,可是她的逻辑实在令人匪夷所思……

  叶修不知道说什么,凝噎很久。时间凝固了一会,他才慢慢在自己老板娘诡异的逻辑中找回自己的声音。

  他看着面带微笑的喻文州,信誓旦旦的陈果,和自己乱七八糟的工作室,听见自己气得无奈而颤抖的声音。

  “老板娘,你有病啊……”

  【TBC】

  

  

评论(7)
热度(40)

© 蛋蛋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