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蛋儿

我生我死,我幸存,我为人,我无名。

[地理组x叶]三千里路渺渺向远方-烟雨江南【上】

   江南水乡一片细致的景象朦胧在了水墨画般的烟雨中,烟雨飘飘洒洒落在地上像是那位第一美人拨动的琴弦,近在眼前的清晰着,远在天边的却模糊不清,最终化成了一缕淡墨,又与雨融在了一起。再细致地描述的话,江南像是她独创的昆曲,是一个侬言侬语的美人,美人有着江南特殊的气质,温和如玉,静静伫立在南方,用眼波荡漾的美眸注视这片土地。

  硬要找出描述这位美人的句子,那一定会是九层宫阙中静静起舞的仙女。

  

  烟雨街的雨女嗜烟,不是妖当中单纯图新鲜,而是深入骨髓的依赖。

  准确来说,她是因为那磕磕绊绊的鸦片战争而染上了鸦片,后来看着自己生活了几千年的这片土地缓慢而急切地前进的步伐,立马毫不犹豫地戒掉了鸦片,甚至不惜剁手——在她看来,砍掉能够重新长出来的手臂就像是游戏,而她经常乐之如此。

  涂山来的仙狐给她一沓的灵符,要她和着泉水喝下就能戒鸦片;她信了。从此戒掉了这个害人的东西。

  后来她得到了一杆烟,那种吞云吐雾宛若成仙带给她的虚荣感让她飘飘欲仙,她从此爱上了烟,给自己统治的街道起了个名字叫做烟雨街。

  烟雨街的河上有一座桥,桥上一到下雨天就会有一个美丽的白蛇精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不打伞,也不说话,静静地凝望天空。

  楚云秀不止一次和白蛇搭过话。

  “……你为何伫立在此?”

  雨水顺着白蛇的长发滴落在地上,白蛇眨着眼,像是在努力辨认她的轮廓。

  “我在等人。”

  “等何人?”

  “等一个……递伞之人。”白蛇说完后又抬头看着天,没有了情绪波动。

  楚云秀嗤之以鼻:“爱情,有什么好?”

  白蛇没有再看她。

  楚云秀见她不想理自己,吐出一口烟,任由烟变换形状消散在雨里,转身就走。

  白蛇却在她身后慢慢地道了一声“你不会懂”。

  你没有过那种刻苦铭心的爱情,所以你的心上不会有用尖刀狠狠刻上的幸福和苦楚。

   

  再几遍,都不会得到属于自己的幸福,这就是妖的一生。

  简单,却悲惨。

  楚云秀深谙这个道理,所以她从来只愿沉醉在自己的烟雾世界里。

  

  叶修的来到出乎所有人意料,而他一身的味道更是让楚云秀皱起了眉。

  叶修认为自己身上带着江南脱俗的气息和雨的味道,楚云秀却坚持说这是一股杀人者的味道。

  当时楚云秀皱着眉看了他很久,才缓缓地道:“天哪,年轻的旅人……你身上的气味,真是令人心惊。”

  叶修闻了闻两只胳膊,做了一个不解的表情。

  楚云秀叹了口气:“哦……说了你也不会懂吧。我闻道了嘉王朝覆灭的气味。”

  “这是什么味道?硝烟?腐臭?”

  “不。是不舍的味道。”

  

  【TBC】

  我好困。长篇从来都是4篇坑。

评论(2)
热度(53)

© 蛋蛋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