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蛋儿

我生我死,我幸存,我为人,我无名。

[韩叶]浮

  他从此沉入海底。

                           ——题记

----------------------------------------------

  时隔十年,韩文清又见到了他。

  他已然不同于十年前在嘉世时锋芒毕露的样子,他没有穿着他的战斗服——以前他一直拿着却邪,一身风流。

  他现在似乎是回归了中//国人的本性,穿起了长衫。

  上面有一条蛟龙。

  

  韩文清承认他的对手叶修是一条龙,而且是经过烈火修炼的,满身伤痕却学会了谋定而动,隐匿深潭的蛟龙。他热爱他的对手,和恨他一样成正比。

  他的对手脱离了嘉世,组建了兴欣。

  韩文清没有那么多要管的东西,但是他知道他与叶修依然可以争锋相对,继续相争,他就满足得不可言说。

  因为知道了这种机会已不多,所以才倍感珍惜。

  总有一天,他们都会老去。


  “兴欣提这种条件的用意是什么?”

  “和霸图合作的诚意。”

  “我不信。”

  “别这么说嘛老韩……这些条件不过像是排骨上的肉渣而已。”

  “可是肉渣凑起来,不就是一块肉吗?”

  “……不合作拉倒。”

  韩文清微笑了一下,对于老对手的脾气琢磨得很透。

  “当然合作。”

  叶修震惊了一下:“老韩你说啥?”

  韩文清拉过他,另一只手毫不费力地就可以将叶修揽进怀里。

  “你听没听说过我们霸图对你的态度?”

  他明显带有色情意味地安抚着他的唇,另一只手撩起他的长衫,这让叶修在他的怀里像是一个青涩的少年。韩文清爱不释手地抚摸着他软绵绵带点肉的脸蛋,他简直想扑上去像一只大型的狼犬咬他一口。

  叶修“咯咯”地笑着,两只手圈起了韩文清,主动地去用牙尖咬了咬韩文清的鼻尖:“哈哈哈好痒哦老韩。”

  韩文清搂过他似乎要离开的腿,强制地吸住了他的唇。

  他用他的牙尖撕咬着这双唇,舌头灵活地挑开他的牙齿。尽管是普通的接吻动作,两个人丝毫没有温情,反而像是猛兽间的撕咬。

  叶修咬住了他的舌尖,舌头将他向外抵着。

  韩文清感到了嘴里蔓延出的血腥味,手掐了一把叶修屁股上的软肉。

  韩文清的眼里爆发出野狼掠夺时的阴冷,叶修不明所以地抖了抖。

  “哎哟老韩你有点恐怖。”

  韩文清嗤之以鼻,又堵上了他那张嘴。

  “干死你。”

  让你随便消失十年。

  

  

  他沉溺于海底,紧紧揪住了浮木想要做最后的挣扎。

  他们的感情是拯救他们的浮木,更像是拖拽他们的黑暗。

  他们沉溺于此,却为了对方上浮。

  

  ----------------------------------------------------

  他最终上浮。

                        ——尾声


--------------------------------【end】

 @伊风乱枫—治愈力满点 

  

评论
热度(72)

© 蛋蛋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