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蛋儿

我生我死,我幸存,我为人,我无名。

【喻叶】仙

  大抵是不喜欢神仙之间的聚会中弥漫的酒香味,喻文州找了个借口就出来了。

  月老李迅醉醺醺的,明明是个眉目清秀的少年,却一口一口的老人家自称,一遍遍絮叨着天界三太子吴邪和麒麟那点事,什么等了一千年,平时不说的文艺段子一口一口地吐;枪兵二郎神张佳乐拽着廉贞星君孙哲平一把鼻涕一把泪说着三千年前他俩稔熟于心的一招百花缭乱,心高气傲的廉贞星君也忍不住倾诉几句怀念之情。

  

  愚蠢。

  喻文州嗤笑一声,对旁边喝得烂醉却依然絮絮不止的翊圣真君黄少天说了一句“我出去透下气”,黄少天只管点头,也不知听进去多少。

  喻文州便起身了。

  

  天宫的结构实在是华美,真正进入后却实在令人作呕,三千多个长廊曲折交错,五百六十四个房屋坐坐落落在长廊之间和尽头,每个宫有每个宫的浮华,相比之下他的蓝雨阁即使名字听着俗气,但清新简单的风格倒也不失一番风味。

  尽管玉皇大帝无数次提过要为他换掉这个简陋的房子,可他怎么肯。

  

  兴许是被酒气熏也醉了,或是命中注定的指引吧,他晕乎乎地推开了门。

  房里的人正惊讶地睁大眼睛看着他,似是在翻找东西的一双手肤如凝脂,白皙如玉,乌黑的长发柔柔地垂下来,落在肩上,一身嫣红的长袍,金镶滚边,流苏垂腰,宽大的袖口处细细密密地缝上了柔厚暖和的绒毛,一双眸子中似是有波光流转,那有点诧异而且懵懂的一眼看得喻文洲心都酥了。

  “你是……谁?”

  喻文州沙哑着嗓子,一阵不凉却刺骨的寒风袭来,忽的把他吹清醒了。

  “你是……谁?”他又问了一遍,那人眨了眨眼。

  “不是坏人。”那人笑着,眼睛微微眯着却遮不住眼里要溢出来的流光神采。

  

  “当然啦,哥也不是什么好人。”

 

  “太好了,正愁出不去了,这就有人把门推开了。”

  “诶诶我说这位小哥,外面不是有重兵把守吧?”

 “我带你走。”

  喻文州听罢,沉默许久才缓缓地道。

  ——我带你走。

  从此就有了一仙一妖间的一生情,一世纠葛,三分缘。

  

  

  说书的人讲到这里,突然闭口不提,引得周围的人焦急询问。

  温润如玉的说书人温吞地笑着,一个穿着略显邋遢的青年拎着一屉门口福记的肉包子进来了,说书人便看着他笑。

  那人嘀嘀咕咕地说了什么,说书人便腆着脸皮来收钱,人们便作鸟兽散。

  

  “这个故事没有好结局,仙从此不是仙,要去人间忍受苦痛轮回;妖也从此不是妖,要去做人体验万般疾苦。”

  “手残,你在说什么?”

  “没什么,前辈,吃饭吧。”

  

  可是,他们幸福。

 

  【end】

  @我不一定要你看顺得眼 

  

  不想看承认这么渣是自己写的……让我安静地躺一下。【趴

评论(13)
热度(71)

© 蛋蛋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