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蛋儿

我生我死,我幸存,我为人,我无名。

【伞修】时光机

  那是一个格外炎热的夏天,太阳火辣辣的像要将人晒化掉,苏沐秋突然对叶修说起了最近非常火的游戏,一款叫荣耀的游戏。

  叶修叼着冰棍敷衍了事,苏沐橙坐在一旁的秋千上睁着眼努力看着少年们沐浴在阳光中的背影。

  苏沐秋喋喋不休地推荐着这款游戏,称赞他是最经典,最好玩的一款游戏,叶修在旁边漫不经心地点着头,卷起的袖子露出一截雪白的臂膀,眼看着哥哥们越走越远,苏沐橙一路小跑跟了上去。叶修摸了摸她的头:“沐橙你快点长大,陪你哥哥打荣耀。”

  “滚吧,我家沐橙要上学要健康成长。”

  “我预言沐橙会和你一起走上打游戏的道路。”

  “放屁!”苏沐秋说完之后想了想,“算了,沐橙还是跟着哥打荣耀吧,有前途。”

  叶修:呵呵。

 

  叶修拗不过苏沐秋,就和他一起办了个账号卡。

  苏沐秋非要装文青起个什么奇怪的名字沐雨橙风,叶修吐槽说听着是个女孩子会用的,苏沐秋被他一推手一抖选了个女性角色。

  他“啪”地一拍大腿,一脸悲愤:“叶修咱们没完!”

  叶修斜睨了他一眼,有点不屑。

  苏沐秋深沉地看着旁边纯真的妹妹苏沐橙。

  突然一个机智的想法冒泡了。

  

  苏沐秋又弄了个账号卡叫秋木苏,听着就是随便起的,实际也确实是叶修随便起的。

  好记,上口。

  苏沐秋直接给了他一拳。

  叶修捂着脸含着棒棒糖一言不发。

  

  本来苏沐秋邀请叶修玩是因为一个非常幼稚的理由:让叶修看看自己在玩游戏方面的天赋,崇拜就免了,好歹吃惊吃惊。

  当他第三次被叶修胡乱打给戳死的时候,苏沐秋觉得他和他的小伙伴都惊呆了。

  他泪流满面地说:“早知道就不让你玩了,我身为高玩的自尊啊……”

  叶修含着快要化了的棒棒糖,嘴里嘀嘀咕咕,把刘海一扬用苏沐橙的小熊发卡别了起来。

  谁都没有说话。

  过了一会,苏沐秋闷闷地传出一句话:“我要做个时光机。叶修咱们一起做。”

  叶修沉默了一会。

  “好,你打算怎么做?”

 

  苏沐秋过马路由于不遵纪守法终于遭到了该有的报应。

  叶修进入病房的时候一切都是雪白的,护士姐姐很白,衣服也白,墙壁也白,苏沐秋也是白白的。

  他快活地跑过去:“打荣耀总是输给我,是不是特没有面子啊。”

  苏沐秋勉强抬了抬眼皮,像是要说些什么,旁边是懵懂的苏沐橙。

  护士的声音特别冷:“有什么就快说吧,他撑不了太久了。”

  话刚说完,苏沐秋眼里奄奄一息的灯火就熄灭了。

  叶修眨眨眼愣在原地。

  怎么会这样呢?苏沐秋从来就没有熄灭过眼里的光。打荣耀的时候没有,生活最艰苦的时候也没有。

  他突然觉得自己很难过,泪突然就下来了。

  苏沐秋苏沐秋你不要死,我还想在你打荣耀的时候在旁边看着,我还想和你一起把沐橙拉扯大,所以你不能死。

  ……

  苏沐秋,你别离开我。

  你要是离开了我,那我根本不知道我到底该去哪里。

  

  我要做个时光机。叶修咱们一起做。

  好,你打算怎么做?

  

  他们的时光机没有完成,另一个就被时光带走了。时光是一座在不断塌陷的城市,每个人都在不断被他追赶着向前,有些人居然走到了一个城市,可是在他们拉着手往前跑的时候一个却被绊了一跤摔倒了,从此被时光掩埋。

  另一个人没法拨开倒塌的废墟,于是他继续向前,在这座城市漫步,偶尔又回到这里,想一想被时光摧毁的那个人。

  每个人都是坚强的圣斗士,在白天和恶势力坚决地作斗争,夜晚就脱下一身沉重的盔甲把头埋在回忆里,和废墟做朋友。

 

  要做时光机的人不在了,时光机自然也没有了意义。

  于是他们的时光机到今天也没有完成。

  【end】

评论(6)
热度(62)

© 蛋蛋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