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蛋儿

我生我死,我幸存,我为人,我无名。

魔馆

  “情况大概就是这样。”邱非在笔记本上描描画画,完毕后满意地审视一眼,啪地合上了笔记本。“苏沐橙,违反了和我们局的第三十八条规定——扰乱生者生活并造成严重侵犯生者法律中的生命健康权。我们局完全有理由将他带走——从即日起实行关押三天。”

  乔一帆看了看这个看上去生理年龄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少年,刚想开口说些暖气氛的话,就被邱非的话语尖锐地截断。他紧张地低下头,不自觉地四处张望。

  “没有商量的余地了。三天是局里允许尽量缩短的了,前辈也在嘉世呆过,希望他在派你来和我交涉前有跟你说过嘉世基本的局规。”

  乔一帆在邱非冰冷的眼神中瑟缩了一下,尽管论实际年龄他确实比对方大不少。他苦笑了一下:“行……”

  邱非也不马虎:“那就赶紧签字。”

  乔一帆拿过这张类似合同的单,赶紧签了个字,签的是叶修的名字。字体圆润大方,结构整洁,看上去十分舒心。“你的书法……是跟前辈学的?”邱非接过单,紧缩的眉微微放松。

   乔一帆摇头。

  “也是,前辈那一手字……”邱非像是想起了什么,居然舒开眉头笑了。

  “前辈……书写不好?”

  “不是不好……”邱非笑着摇头,“你见过人鱼文吗?人鱼文本就是讲究洒脱,而且人鱼们天性较为开放,不拘小节——人鱼书画界的大师写出的字体居然后来连本人都无法辨认。前辈人鱼文写惯了,不管是写正规的天族文还是复杂的人类文字,都是那一手洒脱。”

  乔一帆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邱非麻利地收拾起东西,冲他点点头:“和你交谈很愉快。前辈呢?”

  乔一帆在心里欲哭无泪:我和你交谈一点都不愉快。

  但他还是礼貌地回答了邱非:“前辈在里面的书房。”

  “哦。”邱非点点头,甩开步子出了魔馆的会客厅。说实话他不喜欢会客厅里的一股子檀香味道。那让他觉得和敬仰的前辈很疏远。

  乔一帆在他走后轻轻地带上了会客厅的门,站立在门口关上了灯。

  就在光线在金光辉煌的会客厅里消失的一霎那,乔一帆突然从脚部开始石化。等到完全黑暗了,乔一帆的那双灿若星辰的眼睛也完全变成了石头。

  

  “乔一帆,石像魔——那种接触阳光才会活下来,遇到黑暗就变成石头的种族,我真不明白前辈你是怎么想的。”

  “留着这小孩挺好的。”叶修轻笑,他的下身还是一条湿淋淋的鱼尾,水滴从他柔软的发尖啪嗒啪嗒地滴下来。上身穿着一件白色T恤。他坐在一把陈旧的椅子上。

  窗帘依旧是半拉不拉那种要死不活的样子,偶尔苟延残喘的一些光线暴露出书房里的尘土飞扬。

  “前辈,苏沐橙要被关上三天了。”

  “哦。”

  “……我希望您不要像上次对待安文逸那件事一样不冷静。”

  “大半夜偷袭嘉世总部救人这种事我不会再做了。”

  “……我还希望您不要像上次退役风波一样联合四方势力攻击嘉世了。”

  “哥哪有!”

  “……”

  还真是嘉世有难,八方点赞。

  【TBC】

评论(5)
热度(93)

© 蛋蛋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