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蛋儿

我生我死,我幸存,我为人,我无名。

【all叶】从前有一个高冷的教主大人,后来他……

  混更。开学超级忙啊,我跟你说。

  叶修高冷教主说话自带色情气息设定,其他人偏执病态向。结尾欢脱。

  偏执病态,我希望你们明白……拒绝人生攻击。

  OOC请用这是同人文去解释,虽然这理由不怎么充分。

 

  “您即使是在璀璨的金殿中也显得耀眼无双。”

  “忠诚的教徒,鉴于你敬重的话语,我允许卑微的你亲吻我的指尖。”

  “教主大人,嘴唇的紧密结合才是纯洁神圣的证明。”

  喻文州固执地用眼神追逐着叶修明净冷漠的瞳孔,叶修神情淡然甚至嘲讽,丝毫没有被热切所打动。

  “如果你的祈祷完成了,蓝雨的教徒,我想你可以滚了。”叶修垂着眼睛看着单膝跪地神情真挚的喻文州,语气讥讽,白皙的指尖瞬间被掩在了圣洁宽大的白袖子下面。袖口金丝滚边,厚重的衣服将少年全身藏住,屏蔽了所有的觊觎。

   他不再施舍给这个人一个眼神,转身离开。

  

  “教主大人。”门外面容清秀的侍卫冲他露出一个羞涩腼腆的笑容,他略微颔首示意。

  “小乔。工作努力。那种人就不要放进来了。”

  被称为小乔的青年闻言露出欣喜雀跃的神情。“那么,门外的霸图、轮回、微草……”

  “都遣散吧。”他毫不介意地回答,挥挥手就将整片大陆最具权威的几波势力拒之门外。他一顿,“叫包子去吧。传达到了就关门就行了。”

  喻文州赶在他后面出来,对乔一帆微笑。

  乔一帆打了个寒噤,却毫不示弱地直迎他的目光。

  叶修已经走了,消失在走廊的另一端。

  喻文州笑容不减,拍拍他的肩。对他说了几句话,在乔一帆震惊盛怒的眼神中优雅地离开。

  叶修,我的教主……你总是让我碰钉子,今天也不例外。

  青年无声息地潜入黑暗,猩红的舌尖滑过嘴唇,像在回味什么最甜美的佳肴,笑容在摇曳微弱的烛光下显得鬼魅而异邪。 

  

  乔一帆在听到那句话之后,他突然不敢面对光明。

  许久,他心虚地抬头望着太阳,却差点被那强烈的光线灼伤。

 

  “小周,我们今天看上去是又来晚了。”江波涛惋惜地叹气。帅气逼人的轮回骑士长闻言抿紧了唇,眼神也变得黯然无光。他张了几次嘴,想说什么。

  “小周?”

  “想见前辈。”

  江波涛又一次叹气。

  他真是服了这个固执一根筋的骑士长了。

  ……他也真是服了自己。

  孙翔暴躁地和包子吵了起来,尽管内容驴唇不对马嘴。

  

  “砸门。”韩文清看着紧闭的大门,声音低沉。

  闻言张佳乐精神抖擞地举起了他的猎寻。

  

  常有人说,每次光明教的教主叶修祈祷的时候都像是床//事时候发出的痛苦与欢愉并存的呻吟,声音喑哑低沉,像是魔女的咒语。其实那只是叶修不常锻炼,没法一口气说出那么长的祷告词而已。在叶修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大陆的统治者冯主席下令不许历代教主祷告。

  不知道其他人是怎么想的,反正当时崇尚光明神的张新杰听了叶修的祷告之后当场兴奋了。再一看周围,其他人也是一脸淫//荡兴奋的表情。甚至是已婚的男子,守寡的妇女。偏偏发出这种声音的人表情肃穆而庄严,一尘不染。

  那叫什么光明神的使者,那明明就是黑暗神派来的卧底。

 

  那天他们最终没见到教主,教堂坚固的大门坚定地挡住了觊觎者的眼,甚至是恋恋不舍的脸。

  

  “教主大人?”黄少天小心翼翼地凑过去,灼热烫人的吐息喷洒在叶修的脸颊上,叶修不适地动了动。“老叶?斗神?叶秋?叶不修?大教主?”

  黄少天“嘿嘿”一笑,满脸奸诈地抱起裹着被子变成蚕宝宝的叶修。

  “既然这些称呼你都不答应的话……老婆?老婆?嘿嘿嘿,那我以后就这么叫你啦。”

  喻文州理都不理那个傻呵呵的剑圣,他催促道:“少天,你快点跟上。小心一会被苏沐橙发现。”

“苏队不会发现的。”

  黄少天猛地看向门口,乔一帆摇了摇手中装满迷药的瓶子。

  “看来我把这件事交给你办是正确的。”喻文州意味深长地弯起嘴角,“那就跟上吧。我估计周泽楷那边的交给朝廷的文件也快弄好了。”

  “去哪?”乔一帆问道。

  喻文州微笑。“地理位置偏僻,丝毫不被朝廷所管辖的微草。霸图早在前几个月就驻扎在那了。我说的对吗?”

  “对,前几个月报道了。”又是一个陌生的男音。

  乔一帆惊讶:“安文逸……!你……?”

  “不只是安文逸……”罗辑靠着门,缓慢地说。

  “既然如此……不如让我们来分一杯羹?”

 

  光明教教主叶修由于勾结黑暗教教徒而被推下教主之位,被关押的传闻,几天后不胫而走。

  

  “叶修?快醒醒,看看你现在的处境。”张佳乐捏了捏叶修的鼻子,叶修略微皱眉后醒了过来。叶修迷茫了一阵子,才明白自己的处境。

  基本算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了。他腹诽着,不甚清醒的脑袋混沌地思考着。不知是谁递过来一张报纸,叶修动作迟缓地接过报纸。

  加粗的黑色标题,和标题内容[光明教教主勾结黑暗教教徒],活生生的像一根刺,扎进他酸涩的眼睛里。

  只要稍微动脑子,就会知道这件事都是谁勾结在一起赶出来的。囚禁自己,将自己的地位剥夺……能干到这几步的,都能有谁?

  叶修的目光突然清明了起来,他连眼睛都不抬,语气不屑而冰冷。

  “你们去死。”

  他一字一句地咀嚼着,狠毒地诅咒着。

  最后维持的自尊,换来的是下巴被强硬地捏起来,火热的吻连连续续落下来,像是忍了很久。但是没一个吻都烫的像是要烧伤他。

  周泽楷……这小子他妈的……叶修眯眼,对着枪王的热情视而不见。

  如果可以,他真想对这里的每一个人狂扇耳光。最好是能来一个加强版的小旋风耳光,一个能当二个扇。 

  

  叶修的房子不透光,透不透光对他来说都没差了。

  “我要出去。”

  “不可能。”王杰希一口拒绝。

  一开始叶修就没报什么希望,听完之后反而松了一口气有了种释然感。

  “……真是一群神经病。”叶修嘟囔着。

  王杰希看了他一眼。

  “我完全不知道你们想从我这里捞到什么好处……就因为我以前对你们的态度,你们整我?”他叹气。“快别闹了,身为圣洁的教主我怎么能随时和你们打打闹闹?”

  王杰希不语。

  “唉,如果你们真这么想的话哥认……”错……

  王杰希突然出声:“不是。”

  叶修浑身一个激灵。

  “叶修。”他的眼神很认真。“我只是想要你……他们怎么样我不知道。”

  叶修语塞,半响悻悻地别过头去。

  王杰希别过他的脸,语气霸道而强硬:“你除了选择接受以外,没有别的选项了。”

 “王杰希,你知道这不可能。”他嗤笑。

 “……”

  王杰希盯他一会,突然笑了。“我就知道,我只能强迫你接受。”

  说着他拉开了叶修的手。笑容危险而富有侵略意味。

  他把叶修圈在怀里。另一只手不顾叶修的反对钳住了叶修的脖子,叶修被迫接受着他的吻。并且这个姿势看上去就像是叶修主动索吻。倒像是叶修锁住了王杰希。王杰希笑容明媚。

  

  第二天叶修很晚才醒过来。昨天晚上的一切对他来说像是个噩梦,而且是可持续性的。身上斑斑点点遍布的痕迹和腰间肌肉一阵阵的抽搐,让他不自觉地回想起昨晚四肢的交缠,火热的吻,和王杰希一下一下顶撞着自己的身体。王杰希昨晚把他撞得支离破碎。

  叶修三年没出过门,身体十分白皙,也衬得那些欢爱的痕迹是多么明显。

  这简直是个噩梦……

  

  当天晚上,剑与诅咒就过来了。 

  黄少天兴致高昂,喻文州看着叶修只是笑,也说不出是开心还是别的。

  叶修两眼一晕,差点昏过去。

 

  【end】

  从前有一个高冷的教主大人,后来他被日哭了。   

  

  

  

  

 

 

 

 

 

评论(59)
热度(373)

© 蛋蛋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