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蛋儿

我生我死,我幸存,我为人,我无名。

[暑假点梗]你来点餐我来炖【预!告!流量党慎入】

1.【all叶】荣耀之厨神【中长篇】

a.

  一个早晨。

  一个太阳特别高的早晨,长长斜斜的暖和阳光平行着射入城市,每一粒城市里的尘埃都在阳光中静静浮动。

  一个如斯温暖的早晨。


  叶修轻轻触碰自己的舌尖,面前的饭菜已是糊掉了,黑乎乎的一团不成什么样子。他面无表情地又对着自己的嘴里送入一口。

  旁边的苏沐橙焦急地站了起来,张口欲说些什么,最终还是用担忧的目光注视着这个即将参加全国大赛的嘉世王牌。

  叶修平静地放下筷子,神情恍惚了些许。他的手有些颤抖的,放下了手中精致的木质筷子。

  他转过头,几次开口却没能说出话来,用平静得像是无声哭泣的声音,他最终缓缓地道出了几个炸雷一般的词语。

  他说。

  “沐橙……我失去味觉了。”

  b.

  苏沐橙出了屋子,轻轻合上门。

  对于一个厨师来说,一个顶尖的厨师来说,失去味觉绝对是可以和自己被打断腿相媲美的恶劣信息。

  失去味觉意味着什么?

  她不知道。

  她没由来地打了个寒噤,然后猝不及防地听到了屋内传来的有些压抑的呜咽。

  叶修没有哭出来,但是一定绝望了。

  苏沐橙急躁地揪扯着自己一头柔顺美丽的长发,突然就觉得鼻尖有些酸涩。她自然知道嘉世在这件事上一定做过什么手脚。

  她本来觉得有些无助而害怕的心反而沉下来了,她现在觉得她有一个很直接的目标。

  ——她想杀了陶轩。

  苏沐橙无力地靠在墙上,门内的叶修低声呜咽,她的心犹如被刨了一刀那样疼。

  他在流泪,她在滴血。

c.

  “叶秋?”领头的人嗤笑一声,带动了嘴角一块烧伤的疤痕,显得为人面目又狰狞些许,“算个屁!”

  正在剁菜的厨师长动作一顿,随即没听到一般低下了头。

  那人见厨师长也装作没听见,便更加张狂。

  “说句实在的,我实在不知道,叶秋能每次的冠军到底是给了人家多少钱?——哦,哦对了我想起来了,他还有个貌美如花的明星妹妹,叫什么——哦,苏沐橙!哈哈哈,这样倒是说得通了!”

  “呸,苏沐橙?倒贴老子都不睡她!评委老头子真tm瞎了眼!”

  言罢,突然一点寒芒一闪,那人吓出一身冷汗,却见原来指在他面前的只是一柄铁铲。

  带烧伤疤痕的男人冷笑一声。

  面前的少年面色冷峻,唇白齿红,面若冠玉,倒像是一块未经精雕细琢却已小有光泽的美玉。

  “……假如,你们一定要说叶秋前辈的,不好。”少年说话很慢,但却又稳又重,有些压迫感。

  “那么就由晚辈,代为讨教!”

  d.

  “叶秋。”韩文清看了他一眼,“你不应该在厨房准备比赛吗?”

  韩文清紧紧蹙着眉,斜睨他一眼,分明有些警惕。

  叶修懒懒散散没正行地应了一声,整个人都快趴在张新杰身上了。

  张新杰扶了一下眼睛,倒也不避讳地揽过他的腰,让他躺得更舒服些,然后道:“前辈,回答队长。”

  韩文清看了张新杰一眼,没说什么。

  叶修呵呵一笑:“哥都没有味觉了,比什么?哥这几天出来,不是休假来探敌情的——而是嘉世已经把哥……”

  话未说完,本来一声不吭的张佳乐却冲了过来,一把拉住他的手腕,然后咄咄逼人地问道:“你说什么?”

  “哥说……”叶修抬眼刚想说,却看到张佳乐咬牙切齿,眼里似要喷火的样子,怔住了。

  然后他的另一只手也被握住了。

  韩文清却也是脸黑得不像话,他同样也问了同样的问题。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e.

  “我们蓝雨诚心邀请前辈的参加。”喻文州慢条斯理地抛出金橄榄枝,看上去颇为真诚地拉着叶修的手。“有了前辈的指导,我们蓝雨定会更上一层。”

  黄少天也叽叽喳喳拉着他的衣角说个不停:“对啊对啊,嘉世一群呆x,真是想不开把你赶了出来!?不要紧不要紧来我们蓝雨,月薪好商量,包吃包住还能包一个活泼如我的男朋……”差点吐露出口的话被喻文州瞪了回去。

  叶修像摸狗一样摸了摸黄少天,神色有些黯淡。

  “……我不打算当厨师了。”

  “什么什么?!叶秋等等我有点反应不过来……”

  “我说,难道你们愿意要一个失去味觉的,废物厨师吗?”

  一时之间,气氛有些胶着。

  f.

  “大眼,我没味觉了。”

  叶修已经在这坐了一上午了,很坚持地就重复这一句话。

  一开始王杰希还有点怵,后来就琢磨着这绝对又是叶修恶劣的玩笑。

  王杰希笑道:“割舌头吧,反正没用了还占点重量。”

  叶修沉默了一会,然后认真地又重复了一遍。

  “大眼,我没味觉了。”

  王杰希差点笑倒。

  他眼一尖,看到叶修正捧着以前碰都不愿碰的中药,面无表情地一口一口当水喝下去。

  王杰希的表情渐渐凝固,他迟疑着问道:“……真的?”

  叶修不回答,他只是略有些呆滞的重复着同一句话。

  “我没味觉了……”

  “……我没味觉了。”

g.

  “叶秋宛若被拔了羽毛的凤凰,又如被剪了爪的巨龙。

  他为了嘉世鞠躬尽瘁,最后却是落得这么个凄凉的下场。”

  肖时钦叹一声气,对戴妍琦说。

  戴妍琦坚定地看着他,声音坚定。

  她看上去有些生气的样子,然后说:“凤凰会在火与灰烬中昂扬重生,巨龙会潜在渊底发出隐忍的咆哮。”

  “如果是这样的话,如果叶秋前辈真如这样的话。”

  “那么他一定,会让世界惊讶。”

h.

  叶修,十四岁那年进入嘉世,在厨神大赛上连获四连胜,厨师界除了韩文清难以有匹敌的对手。在第五次进入赛场时因为队友的陷害而失去味觉,隐藏了一段时间。

  如今,他给我们带回来一个,没有味觉的天才厨师。

  ——他带来一个奇迹。

  

2.【王叶】等到花开了就去巴黎吧【中偏短】


  a.

  她想去巴黎,她也很想死。

  王杰希细细品味着名著包法利夫人,然后抬头对着蒙头大睡的恋人,轻声细语道:“我们去巴黎吧。”

  叶修随口应答。

  “……嗯,好。”

b.

  每一个微笑背后都有一个厌倦的哈欠。

  王杰希合上书,看了看旁边打游戏的恋人。

  幸好,我的恋人从来不会正常的微笑。

c.
  她自以为在屋子里可以高枕无忧,殊不知墙壁上已经出现了裂缝。

  叶修看了一眼,随即无趣地撇撇嘴。

  王大眼都看些什么东西?

  真没意思。

d.

  生活越亲近,心却离得越远。

  叶修整整一天都不明白,怎么王杰希老像变了人一样,态度忽冷忽热。

  这个什么包子夫人,真是让叶修恨得牙痒痒。

e.

  他们要去巴黎。

  一个充满香水味,一个浪漫多情的可爱的冷漠城市。

  他们的飞机穿过薄薄的云层,叶修趴在王杰希肩上安详睡眠。王杰希手中静静摩挲着精致订装的包法利夫人。

  就这样就很好……

  他放下书,和恋人紧紧挨着,头靠着头。

  就这样就很好。

  人还未老,岁月静好。


3.【乐叶】天若有情怎会老【短篇】

a.

  “那啥,老叶……你要不然你嫁给我吧。”张佳乐手里拿着刚刚在地摊买的两块钱塑料戒指,有些憨憨地挠着头。明显有些羞涩。

  叶修的身体微微颤抖。

  张佳乐看他一眼,以为他很感动,于是赶忙上去安抚可爱的男朋友。

  叶修看他一眼,然后怒道。

  “你就拿着这个跟我求婚……?!”

  ——天哪,那两块钱还是叶修掏的钱!!!


b.

  其实叶修很喜欢张佳乐,不是那种肤浅的喜欢,是灵魂上有种共鸣的喜欢。

  张佳乐其实也特别喜欢叶修……

  哦不好意思用错了词语。

  张佳乐,其实也特别爱叶修。

  是很深很深的爱。

  是天长地久的爱。


4.【all叶】荣耀站的更新。【苦逼脸】

  没梗了求个梗。

  有梗我就更【。

  

  



  

  

评论(22)
热度(131)

© 蛋蛋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