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蛋儿

我生我死,我幸存,我为人,我无名。

  流年飞转,墙边的青苔由嫩绿转成一片惨淡,时间如雨一样打湿了我们一起去过的小店的那扇木门。

  春天的暖风还是一样的吹,像及其轻柔的丝绸包裹住路上的行人、街道,世间的一切。

  岁月慢慢地流淌,一切的真实或者虚幻,亦或者是回忆与现实在你十八岁的那个时刻就颠倒了黑白。

 

  至此之后所有的一切照常,你再也没有回来。

 

  

评论(11)
热度(13)

© 蛋蛋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