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蛋儿

我生我死,我幸存,我为人,我无名。

【ow】全世界都知道我喜欢他

  1.

  “你知道吗?岛田家的小少爷……”

  “我知道的!他们兄弟俩真是太可爱了!”

  “咦??有什么可爱的啊,小少爷的想法怎么想都不正常吧?天天惦记自己亲哥……”

  “怎么不可爱了?唉,全家都知道小少爷喜欢大少爷,除了大少爷。”

  2.

  “源氏?”

  身形修长的少年像无脊椎动物似的靠在自己兄长身上,两只手灵活如舞蛇,尖锐的飞镖被抛来抛去。他停了下,把脸凑过去,啪叽一口亲了一下哥哥。

  “……源氏?”

  少年灵巧地换了个姿势,准确精巧地把自己的兄长圈进怀里。

  “……怎么了?”

  飞镖被随意弃置,菱角倏地插入木质地板。衣料的摩擦声响和年少发散的荷尔蒙四处弥漫。少年一只手臂就圈起了兄长劲瘦结实的腰。少年又亲了亲自己的哥哥,炽热的吻一个接一个地落在淡色薄唇边上。

  兄长转过身来,衣料摩擦就能让少年血脉偾张,兄长担忧地靠过来而缓慢交融的呼吸旖旎了少年整个思维。兄长略有些冰凉的手贴了贴他的前额。

  兄长犹豫了一下,不会表达情感未曾接触人世的他不知道怎么表达,于是他学着自己的弟弟胡乱地亲吻了他的额头和脸颊。

  “不要怕源氏……我还在。父亲不会严惩你,他只是有些生气。”

  少年扶捧住哥哥的头,在兄长担忧的目光下叹了口气。

  3.

  岛田家的长子,是世界的赏赐世界的瑰宝。眉目俊秀,谦逊有礼,勤奋好学,可以把世界上所有最美好的字眼用上。

  略长的黑发温顺地披散在肩上,眼眸里像是开遍了花村里温和腼腆的樱花,一顾一盼都是温情。温柔的举止和略有些严肃的性格,不知道让多少家的红杏们不要命地出墙,不知道养活了千枝万枝的桃花。

  可惜,不管是红杏的枝条也好桃花的嫩茎也罢,尽数被岛田家的小少爷淋漓尽致地斩断。街角的少女为半藏抛去的羞怯的满含少女心思的目光被岛田源氏不间断的撒娇所阻挡,闺房中静候的淑女满怀的春心被岛田家二少无情地砍断。

  而半藏本人也是一块不解风情的木头。

  “源氏,你看……那边的那位小姐怎么了?”

  源氏远远看去,那位美丽的小姐娇小可人,无力地坐在地上,正楚楚可怜地看向他的哥哥,好像是崴到了脚。

  半藏向少女走去,在离少女还剩五步的时候,少女突然有如神助,嗖地站起扑向岛田家长子。

  “大少爷,我的脚扭伤了……我家就在附近,能不能劳烦你送我回去?”

  下一秒三枚精准的手里剑擦过,少女惊呼后退,一时间居然站稳了。

  岛田家的二少面无表情地走过来,淡漠地看了少女一眼,语气凉薄:“……真厉害啊。脚崴了?”

  说完拉过尚未反应过来的半藏,手指灵活地扣住兄长扶少女的手,目光里密密麻麻织满了情意,语气缱绻温柔。

  “哥……为什么要管她呢?下做的伎俩,也许是敌家派来的间谍也未知可否……”

  说完,半藏明显有些警觉地看了看少女,最终惊疑不定地拉了拉源氏。

  “……源氏,走吧。”

  4.

  我并不是敌方派来的什么间谍啊。少女垂下眸子,几欲落泪,却又忍不住抬头看向心上人挺拔的背影。心上人此时和自己的兄弟十指相扣,亲密无间。

  知道自己上了心上人的怀疑名单的少女心碎极了,同时她女性的直觉却还在告诉她其他的一些事。

  ……岛田家的兄弟确实非常亲密,可是不是……亲密过头了?

  一同远去的背影看上去并不像兄弟,倒像是相濡以沫的并蒂莲啊。

   5.

  倒不是少女一个人的直觉,岛田家的家主也明显有些察觉。

  “源氏!源氏!回答我的问题!”气急败坏的老师再三叫到。本来两个人各有一个软垫的座位,其中一个软垫上的人却不知所踪。

  源氏坐在兄长的软垫上,骨架较长的他正试图把兄长圈进怀里。半藏倒是没什么反应,继续认真做着笔记,仿佛对他们两个好像连体婴儿这件事一无所知。

  源氏愣了一下,想了想然后说不知道。半藏叹着气帮他回答了。

  “谢谢哥~”源氏得意地看了一眼火冒三丈地看着他却无奈慈爱地看着半藏的老师,低头毫不犹豫地亲吻了哥哥,好几个亲吻都堪堪擦过兄长的唇角,好像打过无数的擦边球。

  半藏无奈地闭上眼接受了长不大的弟弟的亲热举动。

  老师有些尴尬,却不知说什么好,同样坐在窗外的岛田家主也有些坐立不安。

  源氏今年十七岁了,怎么都不是小孩子了……除了大他三岁的半藏还依旧认为他是小孩子以外,连他都不敢轻视这个少年年轻的身体中爆发出的力量和少年惊人的潜力。他们都这么大了,这种举动……难道他们两个之间就没有哪一个觉得不合适吗?

  6.

  夜深,月朗星疏,清风习习。

  少年灵活地穿梭在花村的樱花树间,几个闪身就到了一间屋子门口。

  “……源氏……回来了?”等得快要睡过去的兄长勉强抬起眼皮,看向晚归的灵雀。昏暗的烛火下岛田长子昏昏欲睡,半眯着困倦的眼镜氤氲出薄薄一层水雾,他小小地打了个哈欠,手中还勉强捏着今日需要温习的功课。

  源氏扑将过去,把自己和兄长半推半就似的推向床铺,黑暗中快要熄灭的蜡烛滴下一滴烛泪,像是在为有悖常伦的少年感到惋惜。现在满脑子都是睡得迷糊的哥哥的源氏觉得伦常什么都是路边的绊脚石,指尖一动手里剑削灭了蜡烛,他用四肢囚住了自己的兄长,青春期的躁动如同烈火一般舔舐着他的血管,所有理智的神经都在叫嚣着占有。

  岛田家的长子沾到枕头就立马睡了过去,岛田家的次子却在越来越深的夜色里越来越兴奋。源氏觉得自己内心躁动着活跃着,像是有一千只小鬼上蹿下跳,满脑子假想的他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就让他呼吸急促近乎停止。

  他深吸了一口气,在满脑子的神经轰然炸裂的那一刻选择了含住哥哥的嘴唇,轻轻允吸。

  7.

  他的哥哥虽然觉得兄弟之间互碰嘴唇有些不妥,但作为岛田家的未来家主他实在没接受过这方面的教育,于是他只好把他归类为我弟弟独特表达感情的方式。

  源氏,则是放肆了许多。

  8.

  “源氏!源氏!回答我的问题!”老师再次发怒。

  同样的情况,最后的结尾略有变化。

  源氏得意洋洋地撇过兄长的脸,兄弟俩一个别有用心一个毫无意识,互相交换了一个缠绵悱恻的吻。真正的吻。

  9.

  “请问一下,您就是岛田半藏吗?”身着繁复雍容衣裙的少女半遮着面害羞地问道,“您便是我的未婚夫吗?”

  她知道这是空穴来风,但无疑他和她是般配的。她只是想让自己被心尖上的人注意到。

  “……抱歉,我哥没有什么婚约。”突然少年板起脸面无表情,一板一眼地回答道。

  半藏点点头:“小姐,您或许弄错了。”

  “听到了吗?小姐,你弄错了。”源氏毫不犹豫地重复道,下一秒一把拉过兄长,搂进怀里把兄长几乎挡的严严实实,低头寻找到了兄长没什么温度的嘴唇,兄弟俩再次交换了一个温柔旖旎的吻。

  少女呆滞地站立许久。

  10.

  “源氏,你得知道……”

  少年不费力地,找到了正确方式把兄长圈进怀里。隔着衣料都能感觉到的炽热。

  “呃,我们之间有些行为,有些超乎兄弟范畴了……也许。”

  少年把头埋进兄长的脖颈间,犬齿不满地,象征性的撕咬了一下兄长纤细的脖颈。

  “……算了,随你便吧。”

  少年终于得到应允般,眯起眼露出笑容。

  11.  

 “你知道吗?岛田家的小少爷……”

  “我知道的!他们兄弟俩真是太可爱了!”

  “咦??有什么可爱的啊,小少爷的想法怎么想都不正常吧?天天惦记自己亲哥……”

  “怎么不可爱了?唉,全家都知道小少爷喜欢大少爷,除了大少爷……不过也不一定哦!大少爷对小少爷是默许的!”

  【end】

  


评论(1)
热度(70)

© 蛋蛋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