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蛋儿

我生我死,我幸存,我为人,我无名。

【阴阳师全员向】学院崩坏【1】

  崩坏学园略微借梗paro不全相似。

  全员向,一目连视角。

  内含荒目/狗崽/狐跳/酒茨/博晴等xxxxx邪教或非邪教cp所以不打cp


【1】

  我从来没听说过学院崩坏。

  一目连茫然地想着。他现在正站在学院图书馆里最隐秘的书架前面。这本书更像是一本日记,一本衰老沧桑的日记。部分笔记已经看不清,却隐约看明白了几个字。

  ——10.8 阴天

  这一次崩坏提前了两天。我没有想到。xxxxx已经等不及了吗。我必须得出发了。

  ——10.16 xxx

  难道所谓的母体竟然是xxx吗?这违背了我所掌握的崩坏知识。[血迹]

  [笔迹凌乱]我被袭击了。该死的预言为什么不多说一些?

  ——10.29 多云转晴

  学院崩坏……xxxxxxxx。

  ——11.2 晴天

  我不能继续呆着这了。我必须离开。崩坏已经脱离了母体的控制。母体就这么想要复活xxxx吗?

  ——11.8 xxx

  让我离开让我离开。这个地方不能再继续[血迹]

  ——11.2x

  崩坏即将结束……我还会参加的。

  我从来没听说过学院崩坏。一目连把日记放回,回头看了看以前从未出现在自己身侧的粉红色神龙。

  ——我从未听说过学院崩坏。

  我必须赶紧逃出去。

  【2】

  “你好!你是来参加学院崩坏的吗?”

  一目连驻足。还有一个拐角,他就可以看见教学楼的大门了。娇小的少女守在拐角处微笑。手里过大的武器让他心怵。

  “我叫萤草!我也是参与者,你觉醒了什么?”

  “……我不知道。也许是神龙之力。”一目连微笑着对萤草说。

  萤草看了看他,也露出一个微笑:“你想要逃走吗?”

  一目连点点头。“我看到了……崩坏。”

  “啊,真可惜!我到现在还没有看见呢。”

  “很可怕……”

  “嗨呀,你之前没有学过理论知识吗?崩坏可不是真实的呀!唉,我简单跟你说说学院崩坏。”

  【3】

  阴阳学院一年一度的学院崩坏——

  这个活动由母体发起。母体有一个想要复活的人,不过我们参与崩坏的人到现在都不知道他是谁。

  母体是?

  这,你问我,我也难说呀。就好像定理一样,知道有个母体就行了。我听说,母体唯一想到要复活他的方式,就是找人杀掉母体自己。这好像是流传久远的秘术。

  杀掉……这很难吗?

  嗯,这么说吧。杀人,不难吧。其实杀人主要克服的是心理上的恐惧以及害怕承担后果的逃避心理。当第一届学院崩坏的胜者见到母体时,他克服了这一些。可是问题随之而来。

  ???

  唉,不是杀掉难不难的问题,而是母体根本是无法杀死的!就比如说,你操纵一个游戏角色杀掉另一个,不难吧?可是在屏幕前的你怎么去杀死那个游戏角色?你需要借助和游戏角色同样的数据去做到。母体就是。他不存在于这个时空次元。具体的我也说不清楚。

  ……那么学院崩坏?

  母体该怎么去复活他呢?对呀,母体看着茫然的第一届胜者,终于明白了问题出在哪里。母体以为,自己是因为太强而无法被杀死,于是寻找能够解决崩坏的强者……其实是他根本不可能被杀死!

【4】

  “那么,为什么要继续举行学院崩坏呢?”

  少女摇摇头:“这我就不得而知了!母体是非人的存在,我们难以揣测。”

  “好吧……我要逃出去。”

  少女定定地看了他一会。

  “学院崩坏里面还有一类参与者,他们不被要求参与崩坏。”

  

  ——但是他们被要求维护规则。

  一目连在晕过去前,听见少女这么说道。

  【TBC】 

  

评论(3)
热度(28)

© 蛋蛋儿 | Powered by LOFTER